难忘心灵深处的那双眼睛美文

  幽静?淡淡的忧伤从她的眼角滑下。她单独躺在幽静的花树下看蝴蝶飘动,或许,这时连小小的蝴蝶都把自己高兴的、哀痛的心境融入舞中。可是她不能,浅淡的一笑,迎面走去,风在吹落她头发上的花瓣。

  心灵中有个最真的自己,或许在对他人浅笑时,心灵中的自己不那么想笑,仅仅抿了抿唇,一句话也没有说出口。当你单独一人时,她就会在你的心灵深处坐看柳叶飘到地上,花随时节而谢,气候随地球而变。她随忧伤而沉浸在幽静的国际里。她的笑好像有几分滋味,正如被吹落的花瓣,凋谢碾成泥,唯有香如故。

  遇见邂逅的羞涩,望见六合两间的哀痛,梦寻蝴蝶双双飞。跟着时刻的消逝,她身影不见,或许随风随花随柳叶飘落。

  她是谁?远处,总是一个人在严寒中失望。本来,她是最真的自己,怎样也看不见她的笑脸,她犹如流星陨落。她是九零后的叛变,勇于为所欲为的笑,勇于体现实在的自己,可她目光里仍然充满着哀痛。

  一朵玫瑰,无意间刺伤了纤细的手指;一个浅笑,无意间落下了浅蓝色的忧伤;一面镜子,无意间保藏了背叛的自己。

  又一次躺靠在花树下,看着摇动的国际,眼睛留在心灵深处,忧伤随同落花,吹向冬风,撒往大地。